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自曝欠款5700万元,总部人去楼空,连亏9年的克莉丝汀发生了什么

时间:03-21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02

自曝欠款5700万元,总部人去楼空,连亏9年的克莉丝汀发生了什么

总部大楼人去楼空、拖欠供应商货款致银行账户被冻结,昔日“烘焙第一股”、老牌烘焙连锁品牌克莉丝汀自曝出现流动性危机,欠款5700万元,门店全部关停,消费者数百元的储值卡、蛋糕券恐无法兑换。3月20日,澎湃新闻记者在克莉丝汀上海总部发现,正门内的桌上有一沓表格,密密麻麻写着姓名、电话号码与无法兑换的券及储值卡金额。自称是克莉丝汀保安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“30日他们开会要给登记的人打电话,老板、公司这样说的,通知他们开了(店)去买。”截至3月20日,克莉丝汀(01210.HK)收跌2.90%,报收0.067港元,股价自上市以来已跌去超95%。克莉丝汀上海总部(以下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汪琦雯 于3月20日拍摄)总部值守人员称将处理消费者诉求1993年,克莉丝汀在上海成立,彼时由14名台湾个人及上海市糖业烟酒(集团)公司、上海市老西门冠生园食品公司设立。成立20周年,克莉丝汀赴港上市,被称为“烘焙第一股”,一时风头无两。30周年过去不久,克莉丝汀上海总部已人去楼空,墙边积着厚厚的灰,有绿草从地砖间的缝隙长了出来。克莉丝汀总部一楼此前为“甜蜜恋人”金沙江路旗舰店。一张手写“停业”二字的白纸贴在旗舰店的侧门角落。从灰蒙蒙的橱窗向内看去,柜台内还摆放着不少包装好的糕点,柜台上的机器被黑布盖了起来,一旁的快递架上还放着几个快递包裹。一张手写“停业”二字的白纸贴在旗舰店的侧门角落来到克莉丝汀总部的正门,门内的桌子上放了一沓表格,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姓名、电话号码与无法兑换的券及储值卡金额,近几天都有消费者或员工登记。据澎湃新闻记者观察,登记表约有6页纸,每页约40栏,粗略估计已有超200名消费者或员工前去登记。一位自称是克莉丝汀保安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他负责接待来登记的消费者,“30日他们开会要给登记的人打电话通知。”当记者追问是否是本月30日,保安说:“老板、公司这样说的,通知他们开了(店)去买。”桌子上放了一沓登记表格据此前媒体报道,克莉丝汀上海总部值守保安称门店关门已有几个月了,据说5月30日会重新开业。当日,澎湃新闻记者多次致电克莉丝汀投资者关系电话与官方投诉热线,均无人接听。在克莉丝汀总部正门的墙上贴了一张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的公告,落款日期为3月15日,称克莉丝汀在徐汇区租赁的一处房屋欠租金12.16万元,因克莉丝汀公司下落不明,法院向公司公告送达起诉状副本等文件。起诉状南京工厂欠薪月余“从去年就拖工资、拖社保。报警好多次了,没用。”李鸥(化名)的母亲在克莉丝汀南京工厂工作了三年多,从2022年起被拖欠工资。李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最初员工们“集体闹了一次”,公司“也慢慢给了一些”,但再到后来又拖了,拖到2022年11月底彻底停产。“几乎都是些三四十岁的员工,我妈49岁了,让她再找地方上班还给你交社保就非常困难了。”李鸥很无奈,她认为或许坚持到最后的员工能有赔偿,但工厂又不发工资,她的妈妈最后还是放弃了,去找其他工厂上班。克莉丝汀总部旁一家小店的店主也回忆称,今年春节回来克莉丝汀总部就没看到有人去上班了,听说员工工资没发,好多人来过。员工的工资尚且被拖欠,更别说拿着储值卡、面包券的消费者了。克莉丝汀2022年中报显示,去年上半年公司的销售额中,有近55%来自门店销售收入,约为2624.7万元;另外约45%来自礼券及预付卡兑换产品的销售收入,约为2166.3万元。预付卡模式也让不少消费者被“套牢”。在登记表上,有消费者还有数十元券没有兑换,也不乏200元、300元甚至800元的储值卡无处消费。从2022年12月以来,陆续有消费者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爆料当地的克莉丝汀门店关门,手里数百元的储值卡和券无处可用。3月20日下午,一小时内陆续有两名消费者来到克莉丝汀总部,但保安并没有前来接待。一名消费者称,此前有人送了她两张面值100元的克莉丝汀储值卡,但家附近的克莉丝汀早就关门了,看到报道称克莉丝汀总部人去楼空,便来看看。“它(指克莉丝汀)自己也没钱啊。”这名消费者坦言,如果克莉丝汀能提供面包让她兑换,“也可以接受,”只要让她消费完手里的储值卡,“就无所谓。”克莉丝汀消费卡 澎湃新闻记者 赵子易 摄江苏万盈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兆熙手里的克莉丝汀储值卡也还有300多元没有消费,她本人准备有空时去起诉克莉丝汀,并在社交媒体上为网友整理了简易版本的“起诉攻略”。“现实维权会比较艰难。”吴兆熙坦言,可能克莉丝汀后期会走破产程序,也有可能在破产中走重整或和解程序,但无论怎样,消费者先进入诉讼总是不会错的。她也提醒道,消费者要考虑诉讼成本的问题,如果找律师的话,费用可能比退费金额还要多,所以她建议消费者自行诉讼而不是集体诉讼。自曝拖欠5700万元,门店停业、资不抵债官网显示,克莉丝汀自1993年起生产及销售烘焙产品,是较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投资烘焙企业之一,主要在长江三角地区的黄金地段及主要城市营运,销售超2200种面包、蛋糕、月饼等。3月10日,克莉丝汀在公告中自曝,由于疫情持续冲击,消费者支出减少,公司业务遭受严重打击,公司现金流紧张并且遭遇经营困难,在支付店铺租金、供货商货款、员工薪酬方面出现延误。截至2023年2月28日,克莉丝汀拖欠金额约为人民币5700万元。由于拖欠货款,若干供应商已展开法律程序,冻结了本集团的银行账户,被冻结金额约人民币350万元至人民币400万元。克莉丝汀在公告中坦言,公司自2022年12月起已暂时关闭旗下所有零售门店,目前公司正计划通过合适的融资方式,比如出售资产及股本融资,来解决流动资金问题并于2023年上半年恢复营业。克莉丝汀披露的2022年中报显示,去年上半年公司收入继续大幅缩水71.3%,至约4650万元,净亏损约7251万元,收入已补不上亏损的窟窿。从克莉丝汀的资产负债表可以看到,昔日的“烘焙第一股”已陷入资不抵债的困局。截至2022年6月30日,克莉丝汀的流动资产总额为8160万元,而流动负债总额高达约6.69亿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克莉丝汀的门店也从2012年上市时的898家门店收缩至2022年上半年的246家。克莉丝汀在2022年中报中坦言,因收益不佳、租金急涨、翻新装修不易回收,关闭了94家门店,其中57家位于上海,23家位于江苏,14家位于浙江。实际上,克莉丝汀的危机在上市前就已初现端倪。2008年至2010年,克莉丝汀的净利润已连续三年下滑,2011年净利润回升至9582万元,2012年赴港敲钟似乎“上市即巅峰”,当年净利润回落至约2008万元。此后,克莉丝汀一连9年亏损,其中2018年亏损骤增80%至2.32亿元,为2013年以来年度最大亏损。克莉丝汀的收入也从2012年起逐年下滑,从顶峰时期的13.88亿元缩水至2021年的2.92亿元。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,克莉丝汀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,是因为中国的烘焙行业经过了30年的发展,整个产业结构在创新升级、迭代的能力、速度与质量方面,与新生代“尝鲜”“打卡”的消费思维与行为,并不是太匹配。“克莉丝汀这几年并没有把精力放在产品的创新升级上,所以它远远落后于整个行业的发展,它肯定是被消费端遗弃。”朱丹蓬指出,品质的稳定、食品安全的保障、场景的创新、服务体系的完善,包括客户粘性的加强,都与中国烘焙企业“出圈”有紧密关联。实际上,克莉丝汀曾于2015年6月在官网发布《转型之路》,文章称公司从2014年开始对门店进行转型升级,融合早餐、轻餐饮、下午茶等,在门店增加休闲座位区。但似乎克莉丝汀的转型之路走得并不顺利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